已跳转原内容已去火星.......

应疫而生,谢谢陪伴 ——“云综艺”背后的内容和技术价值

应疫而生,谢谢陪伴 ——“云综艺”背后的内容和技术价值


张琼子   收视中国   1周前

收视中国1316期

全文约3446字,阅读需8分钟




2020年突如其来的疫情,使时间在人们紧张的情绪中仿佛静止了一样,随着生活状态逐步恢复正常,我们才忽然察觉上半年的时光已悄然流逝。在受疫情影响的数个月中,大量剧组、栏目组停拍停录,而在**季度已经播出的数档棚内综艺节目为打破困境,纷纷采用“云录制”的方式来保证节目正常更新;另外,为了满足特殊时期观众的收视需求,一些电视台创新推出了“云综艺”节目。本文从收视、内容和技术等方面对这些“应疫而生”的节目创新进行浅析,观察其为“后疫情时期”的电视市场带来了哪些影响。


1

“云录制”助常规综艺平稳过渡,“云综艺”疫情期陪伴获关注


今年**季度正值疫情高峰,运用“云录制”更新节目的主要有湖南卫视的《歌手当打之年》和《声临其境》,上海东方卫视的《欢乐喜剧人》第六季和《中国新相亲3》,以及浙江卫视的《王牌对王牌》第五季。将整季节目平均收视与云录制的个别期节目收视进行对比,除了《中国新相亲3》第4期和《欢乐喜剧人》的“云端喜剧王”前两期收视率略高于节目收视平均成绩外,其余几档的“云录制”节目均未对节目收视产生较大影响,特殊时期采用特殊方式,帮助节目平稳度过疫情期,且并未对观众收看节目造成不适反应(表1)。

另外,湖南卫视的《天天向上》和《快乐大本营》两个节目组临危受命,在疫情较为严重期各自推出一档原创“云综艺”,其中《天天云时间》自2月27日播出,3月7日收官,共17期500分钟的节目陪伴,旨在以正确的方式帮助观众调整在疫情期间的心理状态。《嘿!你在干嘛呢》从节目立项到播出仅用了5天时间,每期节目主持人都会向观众介绍抗“疫”期间丰富生活的建议,展现丰富多彩的生活情趣。而浙江卫视推出抗击疫情特别节目《我们宅在一起》周一至周四每天20分钟左右,连续打卡两周,为观众展现明星们疫情期间真实朴素的生活状态(表2)。






2

综艺节目“云端化”,打破与观众的第四面墙


通过“云录制”方式制作的节目,无论是从内容设定、节目形式,还是最终的播出效果,在诸多方面都与常规节目存在着一定差异。例如《歌手当打之年》《欢乐喜剧人》和《声临其境》三档明星竞技类节目,这类节目**亮点是明星之间PK的“真枪实弹”,对于这个核心要素的把控在一定程度上也降低了内容编排差异化对观众收看的影响。但“云录制”模式下,缺少现场观众的参与对表演者来说非常遗憾。正如《欢乐喜剧人》总导演施嘉宁所言:“无观众录制对我们来说也是一个巨大的挑战,毕竟喜剧节目还是需要一个剧场感的,现在演员表演时候的兴奋度、节奏肯定会打折扣。


”在这种背景下,为了保证节目精髓,《歌手当打之年》采取多地嘉宾直播方式,虽然在嘉宾阵容方面受到了影响,但演员造型、现场舞美和灯光音效等方面都尽量保持用节目本身的规格来展现,整季节目收视表现比较稳定。《欢乐喜剧人》推出了三期云系列的衍生节目“云端喜剧王”,邀请参赛嘉宾在线上展开比拼竞技;另外,节目还将百位观众画面置于演播室内大屏幕中,形成“云剧场”,演员不仅全程面对观众,还可以通过观众实时发送的弹幕获得反馈。而《声临其境》在赛制安排上的变化较大,推出“声临千万家”,将明星配音竞技改为素人在线云配音,对节目精彩程度和粉丝忠诚度均会产生一定折扣。



                           

而对于全新定制的“云综艺”来说,则要面对如何用新媒体技术来编排完成一档既可以打破与观众之间的第四堵墙[2],又可以满足传统电视收视习惯的节目。例如《天天云时间》以嘉宾云聊天的方式,彼此分享各自疫情在家的“所见所闻”,整个节目氛围和九宫格画面更像是在网上的一个聊天室。而《嘿!你在干嘛呢》是以何炅带领的“快本”主持人为主,运用“接龙”的形式将每一个主持人及其明星友人的vlog串联起来,与观众分享聚光灯外生活的点点滴滴。《我们宅在一起》则是由主持人华少的主持和串场将明星嘉宾的视频衔接起来,依然保留传统综艺架构的影子,在一定程度上削弱了“云综艺”自身创意的新鲜感。


3

跨屏融合更加深入,技术联动消弭时空限制


从上星频道到视频网站,多档疫情期间推出的“云录制”节目,在融入直播、短视频、vlog等多媒体内容形式的基础上,加入云、5G、AI等技术,凸显其技术联动的高性能、突发事件的迅速响应、内容生产的高效率和观众陪伴感增强等优势。

传统的电视技术无法完全支持“云录制”的模式,与此同时,普通的多方视频软件在视频清晰度和音频专业度上也无法满足电视节目录制的要求,所以如何应对和解决常规演播厅录制系统与云视频软件之间的兼容和匹配成为节目组的巨大挑战之一。例如《天天云时间》在获得科技公司和程序开发公司的软硬件外援支持下,通过“云遥控”的方式联动各地技术人员,实现了视音频电视级效果的多地、多人、长时间同步在线录制的需求。与小体量生活记录为形态的节目相比,《歌手当打之年》在现场感、竞技性等方面有更高要求,尤其是在没有灯光、摄影、服化道、乐队、音响设备等现场全方位技术保障的情况下,如何在云端传输过程中**程度保证原现场视音频效果是这类节目面临的一大挑战。在节目筹备期,工作人员需要将任何技术问题都要考虑到,如网络环境、连线景别、拍摄素材回传等,而在实际操作过程中,如何保证直播与现场表演的完整性等问题都是在不断摸索中完成的。

从地面频道来看,山东综艺频道《我是大明星**之战》是地面频道中最早采用“云录制”完成全流程歌唱类综艺节目的团队。节目中除了演播室主持人与各地的评委、艺人连线交流外,技术部门实现了异地声音同步传输的技术,最终解决了演播室播放音乐、歌手异地接受音乐的网络延迟、多人异地合唱等一系列难题。从节目观众构成方面看,女性、25-44岁、初中学历、工人职业的观众比例突出;而从观众集中度方面看,除了和观众构成浮动相似的几个条件外,65岁以上观众集中度的高达122%,一定程度说明采用“云录制”的节目虽然融合了一些新技术和新形式,但老龄观众对节目的关注度并未受到影响。





4

内容雷同、拍摄受限,“云综艺”难成业界常态


疫情期间,除了电视台针对特殊情况推出创新节目外,视频网站也陆续推出多档相关主题性节目。例如,爱奇艺《宅家运动会》《宅家点歌台》和《宅家猜猜猜》的“宅家”系列,优酷视频《好好吃饭》和《好好运动》的“好好”系列,腾讯视频的《鹅宅好时光》等,都是将传统综艺与vlog、直播、短视频等新媒体形式结合。从内容方面看,大多数节目都是集中在宅家的日常生活中,例如明星素颜在家聊天、做美食、花式健身、游戏互动等方面,作为特殊时期的应急需求,“云录制”节目初始为观众带来不少新鲜感,尤其是在电视上看到了明星艺人们的另一面。但特殊时期的各种限制很明显对节目内容价值的开发造成了一定局限性,地域环境的限制、人员参与数量的限制、录制设备专业性的限制,同时内容形式雷同的节目出现频繁,都对节目质感和观赏感产生了一定影响。

从拍摄角度和技术方面看,摄影棚以外的嘉宾既要兼顾内容创作又要亲自操刀进行拍摄,同时又缺乏灯光、舞美和服化道的加持,呈现的作品水准与常规电视节目录制之间存在较大差距,而且对与后期剪辑以及节目整体内容表现都会产生一定影响。其实,对于电视工作者来说,“云录制”这种形式和拍摄手法并不陌生,和新闻节目中的现场连线有异曲同工之处,之所以获得观众认可,主要还是由于节目内容和综艺元素的设定,充分满足了观众的好奇心。



结语


从传统电视到视频网站,10余档云录制的综艺节目自2月份开始展现了应急情况下综艺内容制作的高效率和技术联动方面的高性能,为综艺创作带来了新的创意和玩法。但如果未来以常规节目形式发展,确实在内容同质化、制作精致化和技术成熟度等方面存在短板和单薄之处。笔者认为,“云录制”虽然很难成为节目制作的常态,但其并不只是简单的从录影棚内转移到线上,应该为综艺节目提供一种新的思路,尤其是为电视综艺创作方面带来更具媒体跨屏互动元素的深度挖掘和构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