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跳转原内容已去火星.......

CSM京派剧的数据表征浅析——京腔京韵京味看“京”神

CSM京派剧的数据表征浅析——京腔京韵京味看“京”神


李红玲   收视中国   2019-11-26

收视中国1147期

全文约3607字,阅读需7分钟


“豆腐脑一块钱一碗,风声中飘着京韵大鼓的形,喝一碗豆汁就一个焦圈,青花瓷罐滚着麦芽香的油渣,胡同口的蟹串着冰糖葫芦串,旁边的茶馆摆着一张马三立的相片……”近两年来,随着《芝麻胡同》《正阳门下小女人》《生逢灿烂的日子》《青春斗》等京派剧的热播,对于老北京的回忆再次被鲜活地唤起,对于新北京的呈现也成热点话题。在本篇文章中,笔者以CSM媒介研究收视数据为基础,梳理了自2007年有播出记录的电视剧,分析其在题材、代表作、制作公司等方面的播出与收视特征。



一、京派剧的发展历程回溯



京派剧是我国最有生活活力、最具竞争力的一个流派。1985年根据老舍小说改编的我国**部长篇电视连续剧《四世同堂》诞生,根据中央电视台1986年的电视观众调查,有80.6%的调查对象收看了该剧,万人空巷并不夸张。1986年反映旧京老天桥跤场艺人生活的《甄三》及老北京市井画面的《钟鼓楼》接连播出,宣告京派剧登上历史舞台,并在随后的30多年里一直保持创作不断、制播出两旺、高潮迭起的良好状态。


京派剧以反映北京的地域文化特色和风俗为创作特色,角色上以北京人或漂在北京的人为主,在语言上以北京话或俚语为台词,京腔京韵,字正腔圆,风趣幽默;在故事背景上以皇城景象、市井风光为主,包括胡同、大杂院、四合院、前门楼子、茶馆、琉璃厂、天桥、后海乃至三里屯酒吧、北京新地标建筑、旅游名胜等,情节上会出现一些老北京场景(如京腔吆喝、老北京工艺、商铺等)。观众通过京派剧能够感受到老北京的风韵风俗、生活状态和精神气韵。


根据制作年代来梳理发展脉络,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京派剧最早开启电视剧的黄金时代。京派剧从1990年至1994年京首次出现井喷,几乎每年推出一两部填充空白的经典之作,包括国内首部室内长篇电视连续剧《渴望》(1990)、首部电视幽默轻喜剧《编辑部的故事》(1991年)、首部全部在境外拍摄的电视连续剧《北京人在纽约》(1993年),以及《过把瘾》《我爱我家》等,一举奠定了京派剧在全国的重要地位,在全国造成经久不衰的影响。


1999年《贫嘴张大民的幸福生活》出品,标志着反映北京大杂院平民老百姓普通生活的“大杂院戏”开始,充分展现了在困苦中仍保持“乐呵”劲头的老北京人精神。《一年又一年》则从柴米油盐入手折射政策方针的变迁对于老百姓的影响,开启了后续京派剧反映时代变迁的类型。


2001年《大宅门》横空出世,艺术之精深几乎代表了京派剧难以逾越的最高成就,开创了风行一时的“宅门戏”。随后播出《五月槐花香》《浪漫的事》(2004年)《京华烟云》(2005年),描绘出一幅幅老北京市井风情画,构筑了京派剧的鼎盛时期。2007年的《金婚》以长达五十年的跨度折射出了老北京几十年的生活变迁,成就新经典。同年,讲述北京80后青春奋斗故事的《奋斗》则拉开了“京城新青年戏”,随后陆续产出《北京爱情故事》(2011年)《北京青年》(2012年)《青春斗》(2019年)等系列剧。2013年的《正阳门下》、2015年的《情满四合院》、2019年的《正阳门下小女人》从不同角度延续着大杂院戏。2018年的《芝麻胡同》则再一次将“胡同戏”重现荧屏,淋漓尽致再现了地道的京腔京韵、老北京非遗酱菜及老北京人的局气与素养。




二、京派剧的题材类型及特征



从题材来看,京派剧类型较为丰富,以贴地气的较为传统的现实题材为主,包括都市生活、时代变迁、近代传奇、社会伦理、言情、青春、奋斗励志、历史故事、反特/谍战及悬疑类等。从播出量上看,京派剧以描绘普通老百姓富有烟火气息的都市生活类为主,约占总量的三分之一,代表作有《编辑部的故事》《贫嘴张大民的幸福生活》《我爱我家》《老大的幸福》《金婚》《空镜子》《浪漫的事》《远方的家》《李春天的春天》《家,N次方》《平凡岁月》等……京城每个角落都随处可见老中青北京人的众生相。


近代传奇剧《四世同堂》《大宅门》《我这一辈子》《五月槐花香》《京华烟云》《狼烟北平》等,擅长通过家国同构的手法,通过小人物的命运变迁彰显老北京近代史上那段可歌可泣的历史,遗憾的是近期鲜有同类重量级作品推出。


反映老北京历史生活风云变幻的时代变迁题材也占有一席之地,《茶馆》《正阳门下》《情满四合院》《生逢灿烂的日子》《芝麻胡同》《正阳门下小女人》等剧,将个人与时代相贴合,从不同内容角度深挖京派剧的内涵,高密度囊括了胡同、茶馆、城楼、四合院、大杂院、俚语、杂技等纯正老北京符号,京派剧也因此一次次不断得以刷新,在不同时代下保持话语权。


《青春斗》《北京青年》《北京爱情故事》《加油你是最棒的》等青春、言情、奋斗类题材京派剧虽然数量不多,但显示了新时代下新北京的新活力、新青年、新面孔。此外,历史类题材《北平无战事》用厚重风格、反特/谍战类《光荣岁月》用略带喜剧风格从不同角度讲述了北平解放前后的刀光剑影。


高品质是京味剧的**特征。然而,京派剧的题材仍有不少待垦的处女地,比如北京作为全国的政治中心、文化中心、国际交往中心、科技创新中心,却在献礼剧、职业剧/行业剧、教育题材、高科技题材、一老一小等领域缺少更多佳作。对于新京派剧来说,在缅怀四合院、胡同、前门楼子的光荣岁月之余,更要大力拓新题材,让故事内容更加落地,从而让创作人梦想中的老北京换发出更现实的光彩。




三、京派剧的收视表现及成长态势




从收视表现来看,体现北京城里的人情味儿、精神守望、不屈奋斗精气神、主旋律积极向上的京派剧表现较好。《老大的幸福》《生逢灿烂的日子》让人珍视“血缘手足情”,前者2010年在中央台一套播出后收视率破了5%,后者则在北京、上海联播总收视率破了2%;2012年讲述四个堂兄弟励志故事的《北京青年》在浙江、北京、天津、上海四家卫视总收视率达到3.82%;《芝麻胡同》和《正阳门下小女人》则用“有里有面儿”的老北京人的精气神均获得了近2%的高收视。《北平无战事》《李春天的春天》《青春斗》《加油你是最棒的》《傻春》等从不同侧面挖掘京城里那些可歌可泣人物故事的电视剧也均收视率破了1%。


成熟度颇高的京味剧收视走势一路上扬,呈现出非常良好的成长态势,直观反映出作品对观众稳定而增强的吸引力,从而能吸引观众顺流。值得玩味的是京派剧不一定在北京卫视收视占优,由于题材、内容、平台的差异性,在其他卫视也能获得不错的收视效果。例如,描写老北京人的京派剧《正阳门下小女人》和《芝麻胡同》在北京卫视首播收视率占优,然而描写新北京人的京派剧《生逢灿烂的日子》《青春斗》却在上海东方卫视收视率更高。


口碑好的经典流派剧目具有重复消费的较高剩余价值,即便在晚黄档也能收获不菲。例如京派剧中的《大宅门》《正阳门下》《正阳门下小女人》,不仅口碑非常好,而且在省级上星频道重播后溢出率也高。例如《正阳门下》自2013年8月在北京卫视首播后,2019年起又出现在山西、宁夏、青海、河北、甘肃等多家三四线卫视晚黄档,收视溢出率最高达83%,最低也有25%。




四、京派剧的编导及制作机构状态




“京派电视剧一直在贵族文化、精英文化、世俗文化、大院文化影响下进行创作……京派地域文化具有相对的稳定性。”[1]京派剧这些鲜明特征得益于一批创作者的奉献,包括刘家成、赵宝刚、郑晓龙等现实主义创作名导,邹静之、王之理等名编,何冰、刘蓓、蒋雯丽、宋丹丹、吕丽萍、梁冠华等一批京味演员,以及北京金英马、北京鑫宝源、北京紫禁城影业、海润影视、北京电视艺术中心等制作机构,这些**组合创造出多部品质较高、水平稳定的京派剧。


自2007年以来电视剧有发行许可证播出记录的“北京”属地制作机构约430家,不重复共约800部电视剧(不计算广剧)。其中,海润影视、金英马、北京电视艺术中心从2007年以来均已不重复播出50部电视剧。其中,成立于1982年的北京电视艺术中心是我国**家电视剧专业制作单位,在我国电视剧市场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创造了我国电视剧史上多个**部,京派代表作有《四世同堂》《渴望》《便衣警察》《编辑部的故事》《贫嘴张大民的幸福生活》《甄嬛传》等,旗下有郑晓龙、赵宝刚等京派剧名导。然而遗憾的是这两年大部分京派剧机构减少了影视生产活动,从活跃度看,仅北京唐德国际、北京华录百纳和北京鑫宝源这三家老牌制作公司获得了2019-2021年度全国《电视剧制作许可证(甲种)》。


看京派剧关键是看“精气神”。展现老北京的精神、新北京的自信,京派剧无疑充当了一扇窗口。正如业内专家所言:“由北京方言、京派文化构成的京味剧,既是对老北京乡土情感的展现,也是对往昔人与人之间充满温情、超越利害得失交往方式的追忆。京味电视剧能引发观众共鸣,体现了构建地域文化自信的成功,进而通过地域文化自信构建整体文化自信。”[2]未来的京派剧需要继续深挖题材、创新角度、精益求精,不仅要通过一系列象征性符号,更要关注新北京人的精神内核和思想流变,不仅要将“京派”文化传承下去,更要将地域特色升华到中国特色。